明知不可污而污之 在崇义县看中国土壤污染防治

国家的环保问题,除了是处理污染问题和地方政府环保思维的问题之外,更要处理的是地方干部推行时的动力问题。


崇义县(图片来源:新华社)
第12届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“两会”在一片雾霾围城下开幕,环保注定成为本届会议上最被关注的议题之一。
今年环保政策的重点是“大气和水污染的减排”和“土壤修复”,主要是针对国家三大环境污染问题,包括大气污染、水污染及土壤污染。
继“大气十条”、“新环保法”和“水十条”后,国家环保部部长陈吉宁表示,中央将推出《土壤污染防治法》“土十条”,全因土壤污染直接和间接影响食品和饮用水安全,但现时国家没有专门的法律去管理,土污染防治工作的基础相对薄弱。
从政策的层面上看,两会推出的环保重点是颇全面,但要达标,挑战也十分明显。
关于水污染和土壤污染,去年5月,笔者有幸被江西赣州崇义县商务局邀请成为环保顾问,到当地进行一次实地环保考察,主要考察环境保护、生态资源开发利用等情况,这次的经验正好借来说明国家处理环境污染问题的挑战有多大。
笔者未踏足江西之前,对这个地方认识有限,作为一名环境工程师,脑海中的第一印象是,江西是一个拥有丰富矿物资源的省分。以钨为例,江西钨的储量和生产量,在世界的钨产业当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更与我们息息相关的是,江西同时也是东江水的源头。东江源头区包括赣州市的寻乌,定远和定南县。此行我考察的地方是在崇义县,是属于东江源头保护区内的其中一个县。
行程开始不久,我已经意识到确实情况比想像的复杂很多。
崇义县就如我对江西的印象一样,不同种类的矿场比比皆是,尤其以钨最常见。根据我的观察,矿场主要集中在当地河流附近,而废矿物就堆满在江河两旁。当地大大小小约一百家的矿场当中,只有一些比较有规模的采矿企业才有污水处理设施。
换句话说,绝大部份的矿场只有有限的环保措施去处理矿废弃物,本来这些矿废弃物是可以回收,并把废渣中的剩余矿物提炼出来,只可惜实际上, 矿场普遍缺乏所需的技术,结果只是随意倾倒于河边。
这些废石场、尾矿场、废渣堆的堆存,不但占用大量的土地, 其中的重金属离子等对周围的水系及植物有着极严重的影响,同时,大容量的废石场既要花费大量的维护资金,而且容易造成泥石流、滑坡等地质灾害。
下雨的时候, 湿透的废矿会流出富有重金属的浸矿液,会导致地下水、地表水的重金属超标,造成水体污染。
正正由于东江源头保护区溪流纵横,河床比降大,无论地表水和地下水资源的联系都比较紧密,所以当源头水体被污染,东江流域的水质同样不能幸免。
同时,崇义县亦有不少自身的优势。
例如县内有国家多个重要农业文化遗产,88.3%的森林覆盖率为全国县级之冠,更拥有中国独有、世界唯一的野生刺葡萄种质资源,可以制造葡萄酒;还有出产有机大米的客家梯田、上堡梯田等等,都有助发展绿色食品资源。
如内地其他二三线城市的县一样,崇义县纵然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,但如何达至可持续发展,正是不能回避的挑战。基于资金和资源的短缺,要平衡多方面的发展的确绝不容易,要处理好保护环境与经济增长的关系更是一个关键难题。
不少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,全靠当地大企业的支持。以崇义作例子,依靠的正是钨矿产业的利润。而当中央政府投入的资金一直存在变数,地方干部宁愿将更多的资源投放作吸引外资,将环保的责任交由企业自理。
但有些企业可能只着重眼前实利,处理污染问题决心和行动出现迟疑,也有企业有心无力,没资源投资在环保设施上。而这些企业的数目众多,政府在监管上也有一定的难度。
再回到崇义县的例子来说。一方面要顾及矿业,但中央政府定下的一系列环保条例,需要跟随可持续的方向并发展绿色经济,地方政府未能兼顾两者;再者,一般市民仍然以实利为先,未能跟上环保思维,认为发展经济,吸引更多外商才是发展的正路。
因为以上的矛盾,崇义县未能清晰定位,招商的时候可能会吸引更多工业继续开采矿资源,导致进一步破坏环境的危机。
有见及此,崇义县高层干部当时希望作为环保专家的笔者,能够提供建议,以平衡各方面的因素,并通过资本运作发展优化企业、低碳社区、走出一条绿色发展之路。
故此,笔者认为崇义县可引入提高生产力的投资,以达到零污染的标准。通过技术进步的方式,加快技术改造的步伐,令现有的装备和资源,能够发挥它的效能。
发展可持续性绿色食品业和休闲旅游业,亦需要可持续性绿色社区的配合,所以笔者同时建议发展“低碳社区”。建设低碳社区是指具有较高的能源使用效率、紧凑的空间结构、居住建筑低能耗的房屋、公共交通系统和步行优先,减少使用汽车、社区居民低碳环境意识和生活方式一致,公众亦能有效参与的社区。
以上的大方向,得到崇义县高层干部的支持,实行上则非常需要当地干部配合。
无奈在闲谈间,笔者了解到一般干部最重要的考虑都是眼前温饱,当地干部一般的薪资只有人民币约2000元左右,要推动他们作额外的付出去推动环保改革,动力非常有限。
国家的环保问题,除了是处理污染问题和地方政府环保思维的问题之外,更要处理的是地方干部推行时的动力问题,这实例正好引证陈吉宁在两会记者会上,对个别地方干部视环保为包袱的评论。



(翻译:麦梓骏)
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106920000:2017-11-25 13:44:52